主页 > 发明大事 >包括4火箭议员‧黄潮日集会控21人 >

包括4火箭议员‧黄潮日集会控21人

发表于2020-06-19
包括4火箭议员‧黄潮日集会控21人(雪兰莪‧八打灵再也)4名行动党领袖潘俭伟、刘天球、刘永山及张菲倩,因在去年参与“黄潮日”1週年庆烛光会,总检察署今日(週五,1月23日)正式援引警察法令将他们控上八打灵地庭。一旦罪成,4人可被判坐牢不超过1年,及罚款最少2000或不超过1万令吉。被提控的共有21人,其中4名是国州议员,即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班达马兰州议员刘天球、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以及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张菲倩。另外,还有17名参与集会者,包括一名律师及牧师也在同一法令下被提控。他们一共面对两项罪名,即非法集会以及拒绝听取警方命令解散集会。大家异口同声否认有罪。第一项控状指他们在,晚上9点至10点10分之间,在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广场参与一项非法集会,触犯警察法令第27(5)(a)条文。一旦罪名成立将可以在相同法令第27(8)条文下被控。面对2控状第二项控状指他们在上述时间、地点,作为一名参与非法集会的人士,拒绝听从警方的指示解散,触犯警察法令第27(4)条文。一旦罪名成立将可以在相同法令第27(8)条文下被控。根据警察法令第27(8)条文阐明,罪成者可被判被罚款2000令吉至1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1年。4人的代表律师为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及泗岩末国会议员林立迎。另外,律师及牧师被告也各自委任代表律师出席。副检控官是诺丁巴达鲁丁向法庭提出要求,每名被告必须由一名担保人以5000令吉保外候审,并以交出所有旅行证件给法庭,作为保释的附加条件,但遭在场的辩护律师极力反对。辩护律师团认为,当事人拥有出席集会的权利,而且检控团建议的5000令吉保释金额过高,若与其他刑事刑罚比较,非法集会罪名根本无需以交出旅行证件作为保释的附加条件。他们希望,法官允许每名被告只需以口头保释的方式保外即可,若一定要附加保释金,则不超过500令吉。经过控辩双方一轮辩论,法官罗芝娜最后允许被告各由一名担保人以1500令吉保释外出。基于总检察署将在近期内提控另一名参与非法集会者,法官最后决定将案件择定在3月10日过堂,以便再择日进行联合审讯。21名被告是在去年10月9日,参与镇压乾净及公平选举联盟(Bersih,简称公选盟)在八打灵再也所举办的“黄潮日”1週年庆烛光会时被捕,并在隔日释放。这场烛光晚会主要是纪念,在吉隆坡市区举办的公选盟万人选举改革大集会。当时这场由非政府组织及在野党所号召的万人大集会参与者皆穿上黄衣,形成震撼人心的“黄潮”。新年前提控哥宾星斥检控团被告代表律师哥宾星斥检控团,选在新年前夕将21名被告提控上庭的行为并不恰当,因为被告以华裔人士佔多数,检控团还“狮子开大口”要求5000令吉保释金,年关将近花费肯定大,又怎能付出大笔现金?哥宾星声称,根据联邦宪法,任可人都有参与集会的权利,因此被告何罪之有?他形容,这是国家司法制度最黑暗的一天。他说,他或许将要求重新检讨控状。对于被告不获准口头保释,他表示失望,但也庆幸法官最后决定将主控官建议的5000令吉保释金额降低至1500令吉,并允许被告无需交出旅游证件作为保释的抵押。“5000令吉的保释金实在太重,其实缴交保释金的目的是确保被告可以依时上庭,而不是惩罚。况且,这宗案件并未涉及暴力事项,检控官没必要提出如此重的保释条件。”惟检控团的解释是,案件涉及21名被告,基于人数众多,他们必须以高额的保释金作为确保大家可以依时出庭的条件。但哥宾星却不认同,并语气略带笑地说:“是你们(检控团)要提控21个人,现在又说21个人很多,尊敬的法官,我真的不知该说甚幺好。”此话一出,引来庭内人士哄堂大笑。较早前,通译员向21名被告宣读控状后,询问他们是否认罪,所有被告异口同声否认有罪,有的直接回答:没有错(tak bersalah),有的在回答时还故弄玄虚说:我承认,我没有错(mengaku, saya tidak bersalah),刘天球则反问通译员:犯错?(salah?),我没有犯错(saya tidak bersalah)。议员罪成将革职林立迎表示,一旦罪名成立,潘俭伟、刘天球、刘永山及张菲倩或将被革除国会议员、州行政议员、州议员及市议员的职位。林立迎也是行动党4名领袖的代表律师。他声称,法律规定,人民代议士一旦被判罚款超过2000令吉,或坐牢超过6个月,就会自动丧失资格。以4人的控状来看,他们或将面对的刑罚是罚款不少过2000令吉或不超过1万令吉及不超过1年监禁,已经超越规定。因此,一旦罪成,他们被革职的可能性很高。70人现场声援仅7记者获准採访4名行动党领袖及其他被告今日(週五,1月23日)早上9点陆续抵达法庭。现场有近70名支持者为他们声援,包括着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6名神父、律师公会主席安美嘉及其他律师等。基于本案被告及律师人数过多,八打灵地庭庭警以“庭内满座”为由,谢绝媒体进入採访,幸得哥宾星拔刀相助,与庭警及调查官争辩,只有4名记者获准入庭,其他记者被逼在庭外守候。法庭于早上9点半开始,让被告、律师、家属及支持者入庭听审,但却谢绝媒体进入採访,理由是庭内座无虚席。惟媒体接到庭内消息,指庭里还有少数座位,想与庭警争论却不受理会。这时,被告代表律师哥宾星刚抵达现场,媒体急忙向他求助,但庭警还是以相同的理由拒绝让媒体进入。哥宾星入庭后,即要求在座律师帮忙,要大家坐靠近一些以腾出更多位子给媒体入席採访。最后,大家都非常合作地排排坐,腾出4个位子给媒体。有了位子,庭警再也没有理由阻挠媒体进入。惟庭内人潮太多,最后只有7名记者成功进入採访。3理由要求口头保释◆理由14名被告在去年被捕至被控期间都给予警方充分合作。另外,张菲倩及刘天球至週五早为止,都没有接获任何通知, 指他们週五会被控,但他们还是不请自来。这说明他们不但合作,也没潜逃动机。◆理由2潘俭伟是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刘天球是雪州行政议员、刘永山是甘榜东姑州议员,而张菲倩是八打灵市议员, 4人都是隶属雪州政府单位,因此有权出席在雪州举办的集会。◆理由3以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被控鸡姦案获得口头保释为例,相比此案,集会当晚没有发生人身伤害及财物损失, 且所有被告都没有犯罪记录,他们应该获得口头保释。‧2009.01.23

上一篇: 下一篇: